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

慢食,在義大利


書名:慢食,在義大利
作者:鳥村菜津
出版:台灣天下文化
日期:2008年6月

好友曾請我到旅遊學院參加“慢食文化節”,一晚四小時下來的節目,包括了一頓並不太豐富的自助餐,我們也搞不懂到底甚麼是慢食。望文生義,慢食,不就是慢慢吃,是速食的相反詞。直到有天碰上這本《慢食,在義大利》,細讀之下原來慢食文化源遠流長,博大精深,那是對於食物由衷的尊敬和讚嘆的一種態度。

日本女作家島村跑到意大利,尋找慢食文化的根源。原來世界上有個慢食協會,總部設在意大利北部的一個小鎮-布拉,其支部遍佈世界各地,會員人數眾多。出乎意料,那個慢食協會的總部每天都忙得很,員工的態度一點都不“慢”,反而出奇地忙亂。島村到訪,與會長攀談,嘗試去了解到底慢食文化的內涵是甚麼。簡單來說,慢食協會希望“保護逐漸消失的鄉土料理或品質好的食品”,又要“保護可提供品質優良食材的小量生產者”,還有“對包含兒童在內的消費者,推廣味道的教育”。換言之,慢食文化就是希望人類在今天重新認識食物、珍視食物,在急速的生活步調中稍稍停低,品嚐一頓新鮮、豐富、富有人情味的晚餐,從而體會食物經過精心挑選、細心烹調而做出來的充滿誠意的菜餚的真諦。

讀者可以追隨島村在意大利的遊蹤,追尋在這個古老的國度有關慢食文化的點點滴滴。在布拉小鎮開始,先來一次慢食文化節,體會一下嚴選的菜餚的美味。接著到了拉莫拉,走訪意大利最優質的葡萄酒的釀製過程,同時亦嘗試去了解其發跡和奮鬥的歷史。再到索羅拉,那裡有一位“乳酪神父”,在深山的修道院中,一邊收容被社會離棄的分子,一邊用心去製造優質的羊奶乳酪。來到首都羅馬,你又可見證這個名城興起反速食運動的歷史,是一場革新與傳統的意識形態的交戰。然後你又可到西西里島,住在寧靜的月桂別墅,在自然的天籟中,享受好吃得無法用筆墨形容的牛角飽的可口滋味。還有在阿雷佐,你也可以參加尼斯托里主持的味覺教室,用嗅覺分辦各項各樣香料的醉人香氣……

慢食協會有一個宣言,剖析文化的真正涵意:

這個世紀是在工業文明下發展出來的。首先,因為汽車的發明,塑造了生活的模式。我們每個人都被速度所束縛,習慣也因此被擾亂,甚至連家庭隱私也受到侵害;我們共同感染了非吃“速食”不可、所謂“速食生活”的病毒。現在,人類正面臨滅亡的危機,因此非得把自己從這種一直前進的速度中解放出來不可。捍衛我們安穩喜樂的唯一道路,就是對抗這個讓全世界發狂的速食生活。與狂亂、效率反其道而行。我們讚揚的是感性、感受、喜悅和悠閒,且永久持續歡樂的適量疫苗。讓我們從“慢食的餐桌”開始展開反擊,一定要再發現鄉土料理的風味和豐富,讓沒有特色的速度發揮不了作用。

速食,藉生產力之名,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,並威脅環境和我們周圍的風景。唯有慢食,才是現在唯一,而且是真正前衛的解答。真正的文化,並不是喜好的貧困化,而是成長,是可以根據經驗和知識的國際交流所推進的。慢食,就像這個活動的蝸牛標誌般,希望一步一步推動這個國際運動,我們希望廣徵更多的支持者。


慢食文化其實並不是反對速食,事實上今天怎樣與快餐為敵呢?它反對的是人類支持速食的想法,“也就是反對不論何時、不論何地都吃同樣味道、同樣品質的東西。因為如果這樣,世上就不會有有趣的事情。”原來慢食文化博大精心,而且是一種有理想、有堅持的執著,是一種令人崇敬的生活態度。下次要買快餐的時候,也停下來想一想慢食文化,想一想島村為我們寫下的有關意大利的故事,或者你會改變想法也說不定呢!

1 則留言:

Renee 提到...

是啊,人的靈魂已經被遺棄在身體的上一站了